帅了得

亿万星光

                              亿万星光

现实向

灵感来自山间mv拍摄

剧情接之前的 我弄丢了我的戒指

戴萌视角

时间轴错乱




       日光西沉,昼夜开始交替,天色渐黑,当白日的最后一丝光辉也隐没,宇宙终于显现出它原本的颜色,一片漆黑,亿万的繁星开始闪耀,成为天空的主角。


       一天的拍摄工作终于结束,所有人都从日光和蚊虫中脱出,向着休息的地点前进,欢笑铺满了一路的山石河川,星河也铺满了天上的路,光蔓延向无尽的远方。


       我晃晃悠悠的在队尾走着,面对这景致我失去了玩闹的心思,开始放松自己的神经,不知是身体的疲劳还是什么,平日玩劲最大的许佳琪也没有在队伍中来回折腾,只是安静的待在吴哲晗身侧,两个人看着天空低声的讨论着什么。


        我越过了她们开始看向了前方的另一个人,她的身材相对于之前的两位娇小许多,再加上拍摄的服装还没来得及换下,整个人被包裹在黑色的外套中更显得瘦弱许多。


        都瘦成这样了还嚷嚷着要减肥,我叹了一口气,想到了那天拥她在怀里有点硌人的触觉,思绪不由得飘向那天漆黑房间里突然的拥抱和表白。

    
        在那一切开始之前我从未料到她会喜欢我,而对于我对她的好感我也不敢去细想,我怕一经推敲我的心思就会那么赤裸的展示在她面前,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人寝食难安。


        所以我不再走向她,只是保持着距离,以这个状态欣赏她,我厌恶自己的软弱,我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大气,我的小心翼翼被我包装成了漫不经心,对她的不甚在意。


       而她则与我相反,虽然看起来很柔弱,但是那天就已证明了她的气魄,她像孤注一掷的女战士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击碎了我的软弱,在我心脏疯狂的鼓动中一切都昭然若揭。


        爱河底早已沉着我,那河岸的影子只是留给世界的海市蜃楼,她要是松手坠入爱河其中,那岸上的镜花水月就会随着涟漪而散去,只剩我无声的在水中呼唤着她的名字。


       莫寒。


       前方的人突然回过头来,"你刚才在叫我?"她看着我。


       路程已经行进到接近尾声,前方就是山顶,抬眼看去,山林反而成为了很小的一部分,星空大片大片的涌入我的眼中,亿万的星光此刻在一同闪耀着。我突然笑了,看着她。


       "是啊。"


        是啊,我贼心不死。


       万般凡俗好像只得你轻轻一握就可以化为珍物,你站在凡世的河岸,对这世界报以笑容,礼貌的扬起河水的星星白花,我这等凡夫俗子只得站在河的中央欣赏你,你不经意撩起的春水打湿我的头发,拂过我的脸,润泽我的嘴唇,一点一点的渗进我的心,漾起涟漪。


        每当我看向你,我的世界就开始向你倾倒,星河开始翻转,亿万星光都拥向你,我漆黑的夜晚就只剩下这一颗星星。


         只剩被亿万星光拥着的你。


         每次当我望着星空的时候,我都在想,幸亏这世界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不然那亿万星光的聚集我该如何向你解释。


         想着,我伸出了手,"莫莫,"入手的触感有些偏冷,想来也是因为这山间温度的变化,"你不冷吗?"


         "还好吧,"她用右手摸了摸脸,另一只则并没有甩开我的手,"怎么?你冷吗?"


        我紧了紧右手,"不啊,我感觉你手有点冰才问你的。"


       "这样啊."她淡淡的回答着。


       后来就是一路无话,她不急不缓的陪我走着,慢慢地走向凡世的灯火,天上的星河在我头顶跃过,两种不同的光照射在她的侧脸上,我想开口但竟说不出什么话来。


       终于,翻过山之后休息的地点出现在眼前,队伍中也有了些声响,开始呼喊着要快点过去。
       

       之前她的表白我并没有立刻答应,回答的背后实在有太多东西了,关乎的人也远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告诉她我需要考虑,她则表示理解,这一拖就又是几天的时间,直到今天。


       这几天虽说彼此看起来都相安无事和往常一样,但是我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已经变化了,与我的决定无关,是时间向前的必然,我明白我必须给出一个答复,无论是什么,都好过永远的逃避下去。而今天,无疑是给出答案的最好机会。


        目的地就在眼前,队友们的欢笑也清晰可闻,我定了定神想找个由头开口。


       "你要是没想好的话不用现在勉强自己开口的,"她没有回头,"我不希望你的决定是在仓促中草草得出的,这样对于我未免有些不公平了"


        空气好像凝结了,我再一次的被她看穿,之前的退缩,现在的纠结,全部暴露人前,我突然有一种灰心丧气的感觉。


        "而且,"她转过了身松开了我握着的手,"这样对你也未必是件好事。"


        她的体贴让我说不出话来,聪明的让人难堪,我之前总以为是在对比下的自愧不如,这时我才明白那只是自身的弱点被全部掌握的难堪。


        我的纠结退缩她全都看在眼里,我的软弱完全暴露在她的视线里,自己早就溃不成军。


        而她就像一只脱兔,虽然形单影只,但却始终让我触手不及。


        夏季夜晚的蝉鸣声突然嘈杂起来,我看着她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些什么提示,但我只看见了无数的星光和渺小的自己。


        "戴萌,莫莫!还有烧烤的拍摄呢!"前方的人呼喊着。


         "来了来了。"我欢快的回答着,同时我和她知道,我又一次的退缩了。


烤肉拍摄只有两种人,负责烤肉的和负责吃的,我本来是负责吃的那部分,所以在我拿起了一把生肉串准备去烤肉时不出意料的收获了众人惊讶的表情。


"我的天哪,戴萌!你转性了?!"许佳琪一边从吴哲晗手里接过一串刚刚烤好的肉一边说着。


"五折的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我回头瞪了许佳琪一眼,"烤了也不是给你吃的。"然后向烤肉架走去。


"你不累吗?"


"还好"


"我来吧,你先去吃一会儿"


"不用了,刚好减肥。"


"你已经很瘦了…"


她突然叹了口气看着我,"你没必要觉得亏欠我,感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如果只是可怜我或者想和我维持朋友关系完全没有必要,在说出那句话之前我早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看向了烤肉架,"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自己很可悲"


"戴萌"祈求的语气,"你坐回去吧,我可以。"


我坐回了喧闹的人群中,看着烧烤架上升腾跳跃的火苗,那火好像靠近一步好像就会吞噬掉整个人,像融化的太阳,而她就站在那东西的旁边,眼中映着火光,好像下一秒她就会带着她的决意消失其中,化成焦土和灰烬,只因为我。


        结束了拍摄,宿舍的安排依旧是大通铺,我和Tako还有她被拉到孔肖吟的床上躺着强行摆拍了一张,样子七零八落。看到照片后我就和其他人嬉笑着乱做一团,不敢看向她。


        临睡前,我掏出手机刷到了孔肖吟的那条微博,犹豫了一下后点开了,图中她侧卧在我的左边,好似睡着了但不用故意放大就足以看出眼睛还是微睁着看向了我,我摇了摇头,我们谁都没有比谁隐藏的更好。


        我斟酌了一下,打出了一行字,天啊我的鼻孔好性感,然后发送了出去,看着微博下的评论,我笑了出来,一如往常。


        再翻了翻相册看见了今天的合照,我牵着她的手笑的开心,而她则只勾起了嘴角,一副不怎么乐意的样子,一切都平常而美好,像它原有的样子。


        世界不属于我,所以那亿万星光的聚集只能在我梦中千万遍的重演,所以那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所以一切都不能只随我所想。


        数不清的星星依旧闪耀着。


        我看着窗外的宇宙,突然银河在我眼中破碎,我用手抹了抹双眼,想让世界再次变的清晰。


        今天的夜空真好看,我这么想着,闭上了眼。


        好像星光的聚集就出现在我面前。

我弄丢了我的戒指



现实向

灵感来自于莫寒长微博

本来想be但是基友要求所以强行he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欢呼着放松着,真想早早躺下好好休息一下,再回忆一下我丢失戒指的去向,但总有人的精力好像用不完一样。

      “莫莫,莫莫”欢快的声音敲开了房门,一张明快的脸出现在眼前。那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啊,日光澈下,年轻的笑脸张扬着肆意着,眉间漏出的都是欢欣,都是快乐。她正拥有着她最好的年华,她的黄金时代,她有无限的精力,无限的可能,无限对未来美好的向往。

       我放下了手机,“怎么了?”我也被这阳光感染笑着回应她。

       她开始叙述着今天排练中的趣事,但只一刻,面前那人张牙舞爪的叙述因嘴巴被人捂住而中断,原本生动无比的表情更加夸张搞笑。

        她转身开始与来人进行言语上的挑衅。话音未落两人就嬉笑着扭打在了一起。这场闹剧演到这里我的存在就显得不在那么重要,我开始觉得尴尬起来。其中一个人在打闹中好像瞟见了我的表情,将另一个人制住,“你看,你又在这胡闹,惹莫莫生气了吧。”

       “莫寒才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就生我的气呢。哪像你那么小心眼,”那人开始对着我挤眉弄眼,“对吧,莫莫”

        而在此刻我该做出的反应本应和往常一样,瞪她一眼然后损她两句,然后任由她们相互嬉笑怒骂着离开。

      但是今天的我可能和往常有了一些不同,“别闹了,”我掏出手机 想显得更自然一些,“都去休息吧,今天大家应该都累了。”但语气中是我自己都能察觉出来的生硬。

       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两个人立刻结束了刚刚的胶着状态看向了我,然后立刻交换了一下眼神,确定了谁先来开这个口。

       “那个,莫莫,你今天怎么了?是有点不舒服吗?”那人小心翼翼的问道,连看向我的目光都有着怯怯的,想从我脸上找出点什么。“要不要喝点热水,早点休息?”

        天哪,这对白还能更加糟糕吗?与此同时另一个人早就在她说话的空档溜到了门外。

        “啊?!许佳琪呢!?”她被人坑了后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惊讶和愤怒,然后又在目光触及我的时候突然收住了,显得更加幼稚和搞笑。

       我有那么可怕吗?我不禁腹诽。

       两个幼稚鬼离开了一个,另一个就立刻安静下来了。这也意味着,气氛更加的冷了。

       “莫莫…”她再次望向我,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看到她眼中映着的我,"你怎么了?"

        那是亿万的星光,也是我的的向往,也永远只能是我的向往。

        早在梦里我就无数次的梦见过这么一幕,面对此刻的她,我在内心早有数不清的计较,但在这一幕真正的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只想默默的看着她,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看着她。

        "没什么,就是丢了个戒指有点难过。"我回答到

       "是吗,"她显然一下松了口气,"身外之物嘛,以后再买一个就好啦,我还以为我又惹你生气了呢"

        "那你今天早点睡吧,睡一觉醒来心情就会变好的"她拉上了窗帘然后退到了门口,"那么,晚安啦莫莫,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嗯,晚安,戴萌"

        我望着她的背影直到门完全关上,门外不出意料的传来了她和偷溜者的嬉闹声,然后那声音渐渐远去。

       我走到了窗前,拉开了窗帘,然后打开了窗子,夏天特有的晚风带着它温热的气息进入了房间,为了防止虫子的进入,我关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整个房间只剩蚊香燃烧的一点红光,我望向窗外,无数的灯火透亮照着不同的人,那灯光中是不同的喜怒哀乐,是不同的挂念,想着她,我开始出神。

        我与她性格相去甚远,我生来喜静,而她则一刻都闲不下来,像轻快的小鸟在人群中飞来飞去叽叽喳喳着,每过一处都能带来一阵欢笑。

        而就是这种不同让我更多的想去在意她,我们一步步靠近,但是最终也只能止步于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因为我的不善言辞,因为她的不甚在意。

        而现在,也正如我所预料的,我将会失去我最后的机会,不能再进一步,那么于我而言只是会在好朋友的这个位置上和她越来越远。
 
        我弄丢了我的戒指,并不是忘在了哪里,而是本来就不是特别合适的东西在我自身发生了变化之后,更加理所应当的离开了我。有些恍惚,离去怎么会是这么容易的事呢?

        我早该察觉到的,她一开始就不是我的戒指,只是我强行说她合适。

       突然打断我思绪的是门锁转动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不关门的习惯,我有些懊恼,甚至懒的回头去看到底是谁。

        "莫莫又没关门啊,"来人小声的嘟囔着,"太不小心了吧,我天,怎么这么热,窗子没关吗…"

       声音戛然而止,理所应当的,闯入者顺着她的视线看见了我。

       夏天温吞的空气在房间里流转,本已经让我适应的温度突然让我出了一身薄汗。

        "那个,莫莫你没睡啊……我不是故意私自进来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就…"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用回头我都可以想象出她慌张的样子,"我就是看你不太好,有点担心就过来了,但是你要想事情那我就先走了"慌乱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

        "戴萌你过来"我干涩的吐出这几个字,心脏此刻的工作的不怎么顺利,身体中血液的流转都有些慌乱。

         脚步声一顿,不怎么情愿的开始靠近,"那个,莫莫我真不是故意的…"脚步声已经到了身后,清晰可闻的说话声表明她低下了头"我错了,下手轻点…"

        我叹了口气,懊恼着她为何如此迟钝,转过身抱住了她。

       没错,在无限的未知和迷茫中,我没有了目标,失去了我的勇气,我的坚强,我的爱与憎,我的风花雪月,我的暮雪白头,那即是我的疯癫,我的软弱,我的无可奈何。

       那即是她。

       月光穿透云照落下来,照在这房间,照在这突然的拥抱上,一切好像又都静止了。

       "没事,戴萌,我就是有点心事,你让我抱一会就好了,"耳边传来她的呼吸声,我的心跳突然变得平缓。她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我抱着她。

        "但是,"我定了定神,抬头望向她笑着说,"这个拥抱,和偷进我房间的惩罚是两码事。"

       观察着她夸张的惊愕慌张和张嘴就来的求饶,我只是笑着。

        是啊,如果是你,那么繁星也会弯下腰来亲吻你。你若是那戒指,我就不会再那么粗心大意的弄丢你。那么,就让我来吧,这向前的一步。握紧拳头,我开了口。

        那么,戴萌,惩罚就是

        请坠入爱河吧

        我早就准备好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