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了得

暴躁小火龙

【戴莫】春暖花开

【我的英雄学院au】【有私设】

 

Chapter 1 心理医生治不好感冒

 

       房间里的灯关着,寒气盘踞在其中,在一堆杂乱的报纸刊物堆积中唯一的光源喋喋不休着:“近日日本政府出台了关于拥有'个性'者的法案,其中规定…”突然,角落里的东西动了动,沾着片片薄冰的报纸随着东西得移动窸窸窣窣的掉到地上破碎成片。而随着屋内寒气的暴涨那电视唐突地宣告了自己生命的终结,整个世界在失去了唯一的光源后陷入了黑暗。

 

 

       戴萌再三比对了手机里的图和面前这栋破楼,悲痛的意识到以之前住客还没搬出去来拒绝现场看房的中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自己穷得连一晚快捷酒店的钱都凑不出来更别说短期再找到固定的住处。想到这儿初入社会的戴小医师狠了狠心还是踏上了台阶——大不了工资下来立马搬家。

 


       但半分钟不到这份狠心就烟消云散了,没有电梯怎么说也太过分了吧,戴萌靠在过道上崩溃地想着,这可是十一层的楼啊文明社会怎么还存在这种旧社会的楼啊。楼道里连个灯都没有,天一黑谁知道自己到底爬到几层了,自己一个妙龄少女在这种地方简直不要太危险。就在戴小姐默默为自己加戏的时候一阵风穿堂风蛮横地打断了她的思考。

 


        冷,那是明显不属于这末夏的晚风,人体明显能感知到的气温急速下降,戴萌甚至能看到自己呼出的水雾。感觉就像有人正扛着一台敞开的超大功率冰箱从楼上往下走,还得是插着电的。想象着这一幕的戴萌佩服着自己的胆量和想象力,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老一辈都说自己阳气重,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撞过邪也变相证明了这点。如果不是鬼...戴萌听着楼梯转角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觉得自己的表情快凝固了。她缓缓的转过头去,脚步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命运的钟声突然响起,转角处的黑影正睥睨着她。

 


         很可能是持有个性的杀人犯...

 


         摸着行李箱把手出现的冰茬,心中疯狂计算着自己存活几率的戴小医师带着僵掉的笑容充满求生欲的开口了:“你好?”

 


         看着对面毫无反应,戴萌心中计算的数值成功跌到了谷底,开始盘算该是大声尖叫死得快还是转身逃走死得快时,黑影带着越发浓郁的寒气逼近了。完了,戴萌感受到右手已经被冰粘在行李箱把手上后绝望地闭上了双眼。希望这杀人犯能让自己死的痛快点,戴萌脑子里走马灯一样掠过看过的变态杀人案例开始默念起了大悲咒。

 


        但痛觉迟迟没有传来,戴萌迟疑地睁开了眼,空荡的过道只剩月光映出的地上薄霜。感受着湿热的空气重新占领着身边的位置,戴医生感觉自己脑子从来都没有这么空白过。

 


        第二天一早,大难不死的戴医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感冒了。

 


        想想也觉得蛮应该的,搬行李搬出一身汗后突然遭遇了一阵温度零下的风,回到家还收拾东西到半夜,最后凌晨才浑浑噩噩地睡去,不感冒才不正常。对于昨晚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戴医师并不想去追究,不说战斗力上的问题,就光自己昨晚的一通尴尬操作就足以劝退这位小医师。

 


       更可怜的是身为心理医生的戴女士并不能对这感冒做出什么明显有效的措施,在稍作休整后还是决定按时去上班——毕竟自己身上剩的钱实在不能允许自己作出请假这么奢侈的行为。

 


       在坐在办公室打了第三十二个喷嚏之后戴萌终于接到了第一份工作,做一位个性持有者的心理疏导。

 


       戴萌看完资料后抬头对上了主任试探的眼神,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本来在做心理疏导的时候就存在有患者暴起伤人的可能性,更别说持有个性的患者,一旦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情况,自己的处境怕是真的会很危险。

 


       但是不光是这个科室只有自己进行过和个性持有者相处有关的学习,就说自己刚到岗上这一点就根本没有选择工作内容的权利。再者,戴小医生的眼神瞟到了对方的出价上,果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个我接了。”戴萌心一横说到。

 


       在看到患者的一瞬间,戴萌愣了一下,是个怪可爱的女孩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清清冷冷的坐在那里,拜这位患者连续不断释放出来的冷气所致,身边两米以内根本没有活物,在听到脚步声后她转过头看向了戴医生。

 


       这一幕何等熟悉,戴萌倒吸一口气,感受着因接近患者后身边寒气的增长,深感孽缘深重后这位医生意识到自己的感冒怕是一时半会好不了了。

 


       显然对方的反应是快于自己的,在自己想到一个合适的开场白之前患者抢先开口了:“昨天晚上真是对不起了啊,医生。”

 


       看着自己的患者平时口齿伶俐的戴萌突然梗住了,虽然那张漂亮脸蛋上依旧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但是戴医师敢打赌对方绝对在想着什么失礼的事情,就凭患者刚刚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戏谑。不过心理医师毕竟是心理医师,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心绪,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口找回点场子,却被一个喷嚏彻底的击倒了所有刚刚才开始酝酿的装腔作势。

 


       看着彻底破功大笑出声的对方,戴医师不知道该不该一头撞在墙上来强行让自己失忆。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