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了得

暴躁小火龙

我弄丢了我的戒指



现实向

灵感来自于莫寒长微博

本来想be但是基友要求所以强行he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欢呼着放松着,真想早早躺下好好休息一下,再回忆一下我丢失戒指的去向,但总有人的精力好像用不完一样。

      “莫莫,莫莫”欢快的声音敲开了房门,一张明快的脸出现在眼前。那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啊,日光澈下,年轻的笑脸张扬着肆意着,眉间漏出的都是欢欣,都是快乐。她正拥有着她最好的年华,她的黄金时代,她有无限的精力,无限的可能,无限对未来美好的向往。

       我放下了手机,“怎么了?”我也被这阳光感染笑着回应她。

       她开始叙述着今天排练中的趣事,但只一刻,面前那人张牙舞爪的叙述因嘴巴被人捂住而中断,原本生动无比的表情更加夸张搞笑。

        她转身开始与来人进行言语上的挑衅。话音未落两人就嬉笑着扭打在了一起。这场闹剧演到这里我的存在就显得不在那么重要,我开始觉得尴尬起来。其中一个人在打闹中好像瞟见了我的表情,将另一个人制住,“你看,你又在这胡闹,惹莫莫生气了吧。”

       “莫寒才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就生我的气呢。哪像你那么小心眼,”那人开始对着我挤眉弄眼,“对吧,莫莫”

        而在此刻我该做出的反应本应和往常一样,瞪她一眼然后损她两句,然后任由她们相互嬉笑怒骂着离开。

      但是今天的我可能和往常有了一些不同,“别闹了,”我掏出手机 想显得更自然一些,“都去休息吧,今天大家应该都累了。”但语气中是我自己都能察觉出来的生硬。

       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两个人立刻结束了刚刚的胶着状态看向了我,然后立刻交换了一下眼神,确定了谁先来开这个口。

       “那个,莫莫,你今天怎么了?是有点不舒服吗?”那人小心翼翼的问道,连看向我的目光都有着怯怯的,想从我脸上找出点什么。“要不要喝点热水,早点休息?”

        天哪,这对白还能更加糟糕吗?与此同时另一个人早就在她说话的空档溜到了门外。

        “啊?!许佳琪呢!?”她被人坑了后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惊讶和愤怒,然后又在目光触及我的时候突然收住了,显得更加幼稚和搞笑。

       我有那么可怕吗?我不禁腹诽。

       两个幼稚鬼离开了一个,另一个就立刻安静下来了。这也意味着,气氛更加的冷了。

       “莫莫…”她再次望向我,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看到她眼中映着的我,"你怎么了?"

        那是亿万的星光,也是我的的向往,也永远只能是我的向往。

        早在梦里我就无数次的梦见过这么一幕,面对此刻的她,我在内心早有数不清的计较,但在这一幕真正的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只想默默的看着她,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看着她。

        "没什么,就是丢了个戒指有点难过。"我回答到

       "是吗,"她显然一下松了口气,"身外之物嘛,以后再买一个就好啦,我还以为我又惹你生气了呢"

        "那你今天早点睡吧,睡一觉醒来心情就会变好的"她拉上了窗帘然后退到了门口,"那么,晚安啦莫莫,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嗯,晚安,戴萌"

        我望着她的背影直到门完全关上,门外不出意料的传来了她和偷溜者的嬉闹声,然后那声音渐渐远去。

       我走到了窗前,拉开了窗帘,然后打开了窗子,夏天特有的晚风带着它温热的气息进入了房间,为了防止虫子的进入,我关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整个房间只剩蚊香燃烧的一点红光,我望向窗外,无数的灯火透亮照着不同的人,那灯光中是不同的喜怒哀乐,是不同的挂念,想着她,我开始出神。

        我与她性格相去甚远,我生来喜静,而她则一刻都闲不下来,像轻快的小鸟在人群中飞来飞去叽叽喳喳着,每过一处都能带来一阵欢笑。

        而就是这种不同让我更多的想去在意她,我们一步步靠近,但是最终也只能止步于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因为我的不善言辞,因为她的不甚在意。

        而现在,也正如我所预料的,我将会失去我最后的机会,不能再进一步,那么于我而言只是会在好朋友的这个位置上和她越来越远。
 
        我弄丢了我的戒指,并不是忘在了哪里,而是本来就不是特别合适的东西在我自身发生了变化之后,更加理所应当的离开了我。有些恍惚,离去怎么会是这么容易的事呢?

        我早该察觉到的,她一开始就不是我的戒指,只是我强行说她合适。

       突然打断我思绪的是门锁转动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不关门的习惯,我有些懊恼,甚至懒的回头去看到底是谁。

        "莫莫又没关门啊,"来人小声的嘟囔着,"太不小心了吧,我天,怎么这么热,窗子没关吗…"

       声音戛然而止,理所应当的,闯入者顺着她的视线看见了我。

       夏天温吞的空气在房间里流转,本已经让我适应的温度突然让我出了一身薄汗。

        "那个,莫莫你没睡啊……我不是故意私自进来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就…"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用回头我都可以想象出她慌张的样子,"我就是看你不太好,有点担心就过来了,但是你要想事情那我就先走了"慌乱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

        "戴萌你过来"我干涩的吐出这几个字,心脏此刻的工作的不怎么顺利,身体中血液的流转都有些慌乱。

         脚步声一顿,不怎么情愿的开始靠近,"那个,莫莫我真不是故意的…"脚步声已经到了身后,清晰可闻的说话声表明她低下了头"我错了,下手轻点…"

        我叹了口气,懊恼着她为何如此迟钝,转过身抱住了她。

       没错,在无限的未知和迷茫中,我没有了目标,失去了我的勇气,我的坚强,我的爱与憎,我的风花雪月,我的暮雪白头,那即是我的疯癫,我的软弱,我的无可奈何。

       那即是她。

       月光穿透云照落下来,照在这房间,照在这突然的拥抱上,一切好像又都静止了。

       "没事,戴萌,我就是有点心事,你让我抱一会就好了,"耳边传来她的呼吸声,我的心跳突然变得平缓。她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我抱着她。

        "但是,"我定了定神,抬头望向她笑着说,"这个拥抱,和偷进我房间的惩罚是两码事。"

       观察着她夸张的惊愕慌张和张嘴就来的求饶,我只是笑着。

        是啊,如果是你,那么繁星也会弯下腰来亲吻你。你若是那戒指,我就不会再那么粗心大意的弄丢你。那么,就让我来吧,这向前的一步。握紧拳头,我开了口。

        那么,戴萌,惩罚就是

        请坠入爱河吧

        我早就准备好松手了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