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了得

暴躁小火龙

亿万星光

                              亿万星光

现实向

灵感来自山间mv拍摄

剧情接之前的 我弄丢了我的戒指

戴萌视角

时间轴错乱




       日光西沉,昼夜开始交替,天色渐黑,当白日的最后一丝光辉也隐没,宇宙终于显现出它原本的颜色,一片漆黑,亿万的繁星开始闪耀,成为天空的主角。


       一天的拍摄工作终于结束,所有人都从日光和蚊虫中脱出,向着休息的地点前进,欢笑铺满了一路的山石河川,星河也铺满了天上的路,光蔓延向无尽的远方。


       我晃晃悠悠的在队尾走着,面对这景致我失去了玩闹的心思,开始放松自己的神经,不知是身体的疲劳还是什么,平日玩劲最大的许佳琪也没有在队伍中来回折腾,只是安静的待在吴哲晗身侧,两个人看着天空低声的讨论着什么。


        我越过了她们开始看向了前方的另一个人,她的身材相对于之前的两位娇小许多,再加上拍摄的服装还没来得及换下,整个人被包裹在黑色的外套中更显得瘦弱许多。


        都瘦成这样了还嚷嚷着要减肥,我叹了一口气,想到了那天拥她在怀里有点硌人的触觉,思绪不由得飘向那天漆黑房间里突然的拥抱和表白。

    
        在那一切开始之前我从未料到她会喜欢我,而对于我对她的好感我也不敢去细想,我怕一经推敲我的心思就会那么赤裸的展示在她面前,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人寝食难安。


        所以我不再走向她,只是保持着距离,以这个状态欣赏她,我厌恶自己的软弱,我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大气,我的小心翼翼被我包装成了漫不经心,对她的不甚在意。


       而她则与我相反,虽然看起来很柔弱,但是那天就已证明了她的气魄,她像孤注一掷的女战士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击碎了我的软弱,在我心脏疯狂的鼓动中一切都昭然若揭。


        爱河底早已沉着我,那河岸的影子只是留给世界的海市蜃楼,她要是松手坠入爱河其中,那岸上的镜花水月就会随着涟漪而散去,只剩我无声的在水中呼唤着她的名字。


       莫寒。


       前方的人突然回过头来,"你刚才在叫我?"她看着我。


       路程已经行进到接近尾声,前方就是山顶,抬眼看去,山林反而成为了很小的一部分,星空大片大片的涌入我的眼中,亿万的星光此刻在一同闪耀着。我突然笑了,看着她。


       "是啊。"


        是啊,我贼心不死。


       万般凡俗好像只得你轻轻一握就可以化为珍物,你站在凡世的河岸,对这世界报以笑容,礼貌的扬起河水的星星白花,我这等凡夫俗子只得站在河的中央欣赏你,你不经意撩起的春水打湿我的头发,拂过我的脸,润泽我的嘴唇,一点一点的渗进我的心,漾起涟漪。


        每当我看向你,我的世界就开始向你倾倒,星河开始翻转,亿万星光都拥向你,我漆黑的夜晚就只剩下这一颗星星。


         只剩被亿万星光拥着的你。


         每次当我望着星空的时候,我都在想,幸亏这世界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不然那亿万星光的聚集我该如何向你解释。


         想着,我伸出了手,"莫莫,"入手的触感有些偏冷,想来也是因为这山间温度的变化,"你不冷吗?"


         "还好吧,"她用右手摸了摸脸,另一只则并没有甩开我的手,"怎么?你冷吗?"


        我紧了紧右手,"不啊,我感觉你手有点冰才问你的。"


       "这样啊."她淡淡的回答着。


       后来就是一路无话,她不急不缓的陪我走着,慢慢地走向凡世的灯火,天上的星河在我头顶跃过,两种不同的光照射在她的侧脸上,我想开口但竟说不出什么话来。


       终于,翻过山之后休息的地点出现在眼前,队伍中也有了些声响,开始呼喊着要快点过去。
       

       之前她的表白我并没有立刻答应,回答的背后实在有太多东西了,关乎的人也远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告诉她我需要考虑,她则表示理解,这一拖就又是几天的时间,直到今天。


       这几天虽说彼此看起来都相安无事和往常一样,但是我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已经变化了,与我的决定无关,是时间向前的必然,我明白我必须给出一个答复,无论是什么,都好过永远的逃避下去。而今天,无疑是给出答案的最好机会。


        目的地就在眼前,队友们的欢笑也清晰可闻,我定了定神想找个由头开口。


       "你要是没想好的话不用现在勉强自己开口的,"她没有回头,"我不希望你的决定是在仓促中草草得出的,这样对于我未免有些不公平了"


        空气好像凝结了,我再一次的被她看穿,之前的退缩,现在的纠结,全部暴露人前,我突然有一种灰心丧气的感觉。


        "而且,"她转过了身松开了我握着的手,"这样对你也未必是件好事。"


        她的体贴让我说不出话来,聪明的让人难堪,我之前总以为是在对比下的自愧不如,这时我才明白那只是自身的弱点被全部掌握的难堪。


        我的纠结退缩她全都看在眼里,我的软弱完全暴露在她的视线里,自己早就溃不成军。


        而她就像一只脱兔,虽然形单影只,但却始终让我触手不及。


        夏季夜晚的蝉鸣声突然嘈杂起来,我看着她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些什么提示,但我只看见了无数的星光和渺小的自己。


        "戴萌,莫莫!还有烧烤的拍摄呢!"前方的人呼喊着。


         "来了来了。"我欢快的回答着,同时我和她知道,我又一次的退缩了。


烤肉拍摄只有两种人,负责烤肉的和负责吃的,我本来是负责吃的那部分,所以在我拿起了一把生肉串准备去烤肉时不出意料的收获了众人惊讶的表情。


"我的天哪,戴萌!你转性了?!"许佳琪一边从吴哲晗手里接过一串刚刚烤好的肉一边说着。


"五折的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我回头瞪了许佳琪一眼,"烤了也不是给你吃的。"然后向烤肉架走去。


"你不累吗?"


"还好"


"我来吧,你先去吃一会儿"


"不用了,刚好减肥。"


"你已经很瘦了…"


她突然叹了口气看着我,"你没必要觉得亏欠我,感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如果只是可怜我或者想和我维持朋友关系完全没有必要,在说出那句话之前我早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看向了烤肉架,"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自己很可悲"


"戴萌"祈求的语气,"你坐回去吧,我可以。"


我坐回了喧闹的人群中,看着烧烤架上升腾跳跃的火苗,那火好像靠近一步好像就会吞噬掉整个人,像融化的太阳,而她就站在那东西的旁边,眼中映着火光,好像下一秒她就会带着她的决意消失其中,化成焦土和灰烬,只因为我。


        结束了拍摄,宿舍的安排依旧是大通铺,我和Tako还有她被拉到孔肖吟的床上躺着强行摆拍了一张,样子七零八落。看到照片后我就和其他人嬉笑着乱做一团,不敢看向她。


        临睡前,我掏出手机刷到了孔肖吟的那条微博,犹豫了一下后点开了,图中她侧卧在我的左边,好似睡着了但不用故意放大就足以看出眼睛还是微睁着看向了我,我摇了摇头,我们谁都没有比谁隐藏的更好。


        我斟酌了一下,打出了一行字,天啊我的鼻孔好性感,然后发送了出去,看着微博下的评论,我笑了出来,一如往常。


        再翻了翻相册看见了今天的合照,我牵着她的手笑的开心,而她则只勾起了嘴角,一副不怎么乐意的样子,一切都平常而美好,像它原有的样子。


        世界不属于我,所以那亿万星光的聚集只能在我梦中千万遍的重演,所以那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所以一切都不能只随我所想。


        数不清的星星依旧闪耀着。


        我看着窗外的宇宙,突然银河在我眼中破碎,我用手抹了抹双眼,想让世界再次变的清晰。


        今天的夜空真好看,我这么想着,闭上了眼。


        好像星光的聚集就出现在我面前。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