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了得

暴躁小火龙

戴萌从没想过这次冷战会这么严重。

认识的时间那么长,她们早就摸清了互相最软弱的部分,也熟知了伤害对方最狠的方法。单纯就吵架来说这次不是第一次,也远非最严重的一次,但是就莫寒的态度来看,对方好像并不这么认为。

从上次后台哭出隐形来算已经过去了两天,莫寒还是在躲着自己,微信不回电话不接,自己也曾经尝试过堵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然而得到的是每个路过成员的诧异眼神和一个李宇琪饱含同情的拍肩。最后也只好无奈一个人回到宿舍默默思考人生。

自己对她来说应该是特别的吧。不顾自己刚洗完澡,头发还半干就大字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戴萌如此想着。

莫寒会经常地被自己逗笑,眼睛眯缝起来,笑的太用力喘不过气的时候还会把半个人挂在自己身上,她总说自己是兔子,可每当那时候总觉得她像猫,每每一笑都挠的人心直痒痒。

但是戴萌也知道自己也不是总能逗她笑,也很容易就会惹哭她。她一要哭就会先整个眼眶突然变红,变得非常安静,仿佛真的像一只兔子一样。她知道在这时自己一张嘴的声音肯定是带着浓浓鼻音且颤抖着的,她不喜欢那样。

自己平常十分欣赏她的那份骄傲自持,然而每到这时都会让人很难过。戴萌甚至希望她能对自己发火撒泼,然后两人大吵一架,像两个疯子一样疯狂的用语言揭开对方的伤口,摔打东西发出能发出的最大声响,最后精疲力尽,在一片狼藉中互相拥抱亲吻。

然而那就不是她了,她要不是她,自己也无法被吸引着走向她。

所以只是沉默着。

两人携手走进了一个怪圈,自己爱这样的她,所以走向她,而又因为她是她,自己将会离她越来越远,就像不该互相环绕的两颗行星。

戴萌忽然又想起第一次注意到莫寒的时候,是在所有人都灰头土脸素面朝天的时候,明明是整个队伍里最不需要再加练习的人,却在练习室里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她身上的汗涌出又被风干,好像汗又流进她身体里了一样,一遍一遍的淬炼她,终有一天会在她背上开出翅膀。

戴萌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的故事都像自己的这么俗套,那时候自己就想走进她的世界了。

但是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与此同时,莫寒也在屋子里这么想着,也不算没有猜想到戴萌会想要和自己面对面交流。毕竟在一般剧情里,冷战中的女朋友和自己对视后泪如雨下后突然跑走,怎么想都知道该选的是追上去抱住她然后大声和她表白,最后冰山融化春暖大地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出现这样可喜可贺的happy ending

然而自己却做不到,坐在宿舍地板上的莫寒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泪腺这两天是越来越过分了,从之前的对视才会流泪彻底进化为一旦感知到戴萌这个人的存在就会泪流不止。

想也知道两个人互相在一起这么多年,生活中不知道藏了多少彼此都没察觉到的对方的存在证明。

一起看过电影之后口袋里留下的票根,一起在游乐场夹到的玩偶,自己想给对方惊喜而买下的小礼物,此刻都变成了避而不及的眼泪。

察觉到门外终于安静下来后莫寒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准备起身出门去吃顿饭。这两天为了躲戴萌,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宿舍里存着的零食早就吃完了,每天还在进行着不断流泪这样损耗大量体力的活动,真的不可谓不辛苦。

然而刚站起来莫寒就感觉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头晕,伸手想去寻找一个支点却没能如愿,只能看着自己的脸离地板越来越近,莫寒绝望的闭上了眼。自己怕是第一个因为这种扯淡情况而把自己摔晕的人了吧,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莫寒这么想着。

再次醒来只感觉世界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好像被什么人抱在怀里,睁开眼就看见面前那人就是自己此刻最不想见的人。那人见自己醒了刚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眼泪就哗的一下流了出来。

从对方声泪俱下而断断续续的描述中,莫寒终于大概摸清了事情的脉络。原来李宇琪注意到戴萌回宿舍后,想着偷偷得给莫寒带点吃的,再好好和莫寒聊一下这个问题,毕竟总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但也怪这两人都倔的要命,一个打死不想见,一个打死都要见。愣是这样撑了两天,可以说这个情况是两人携手造成的。后来李宇琪送饭的时候半天敲不开门才感觉到不对劲,立刻叫来戴萌拿着万能卡刷开了门,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莫寒。

莫寒看着把自己抱在怀里呜咽着快说不出话来的人,心说自己这个两天没吃饭还把自己摔晕的人还没哭呢,这人倒是哭的很起劲。想了想还是伸出手来摸了摸对方的头:“摸摸头,不哭啦。”

不要再哭了哦。有个小小的声音这么说着。

后来莫寒还是被戴萌拖着去做了一整套的身体检查,直到查出来只是因为劳累加低血糖而晕倒后才放过她。而莫寒的泪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治好了,李宇琪却说她之前泪流不止是因为脑子里有根筋搭错了,现在摔回来了可谓因祸得福。

那天晚上莫寒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两颗行星互相拥抱着旋转着。环绕着它们的小行星带切割着彼此,那无数碎石组成的翅膀与球体接触,带出了无数碎屑,变成流星划过天空。

莫寒突然笑了出来。

这不是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巫婆降下的诅咒。

原来我只是想要你的执着。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