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了得

暴躁小火龙

莫寒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流泪了,特别是面对戴萌的时候。

第一次察觉到这件事是在宿舍的过道里,自己拿着外卖从电梯刚走出来正巧碰上戴萌。对面看到电梯里的人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侧身让位,也正好给了莫寒落荒而逃的机会。她一路冲回房间关上门,震惊而惶恐地发现自己居然眼眶盈泪,距离眼泪落下大概只有5秒的忍耐极限,然而还没等她理清楚刚刚戴萌有没有看到她突然爆哭的瞬间,眼泪就打在了外卖的塑料袋上。

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找纸巾的她决定这段时间再也不熬夜用眼,然后飞速预定了第二天的眼科医生。

但是很显然,现代医学并没能给她答案,医院的数据明显的指出她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就连散光度数都没有变。

莫寒,一个熬夜多年,自认为对自己身体承受能力十分有数的人,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人类生理的变化无常。

第二次则更加狗血,莫女士因为自己泪腺的不治之症开始照顾起身体,这天正准备早起准备出门吃早饭,刚一开门就正脸怼上戴萌和许佳琪刚出完外务回来,那两人正推着自己的行李箱从过道过,出门的路被堵的严严实实。三人面面相觑,换做平时只要打个招呼然后等她们把东西挪过去就好,但是刚一抬头和戴萌对上视线,莫寒就立刻察觉到了自己泪腺的不妙,一时间她还没来的及去思考自己该怎么做,身体就应激性的做出了反应——她飞速的当着两人的面把门摔上了。

在做完这件事的瞬间,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异常和愚蠢,但是如同上一次一样,莫寒的崩溃情绪在寻找抽纸中消耗完毕。

眼泪停歇之后,莫女士冷静下来左思右想也没想出自己看到戴萌就会流泪的原因,于是只能求助于好友。

如果冷战就能让人流泪的话,那太平洋的水难道都是苏联人民和美国人民的眼泪?被叫出来约谈的李宇琪带着黑眼圈默默槽着。但是看着友人红通的眼睛又有些许不忍心,提出了一个非常具有建设性的提议:“不见面不就好了。”

反正也在冷战中这么干也很正常,傲娇高冷小莫寒人设不崩。李宇琪在心里默默补完了剩下的话。

“想也知道不可能好吗。”莫寒翻了个超大的白眼。

对啊,想也知道不可能的好吗?几天后的莫女士一边抹着泪一边在后台崩溃的再次这么想到。本来以为工作时间可以尽量回避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结果只是一个目光相接,差点让自己直接泪撒舞台。这次是真的傻子都能发现,也是真心非常想哭了。在莫寒即将把隐形哭划片的时候,傻子终于也出现在了后台。

看起来是成功的让公演环节继续了下去才敢溜到后台的样子,傻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在莫寒正准备找个类似于穿着公演服切洋葱现在才辣到眼这种蠢借口之前,开口了:
“对不起。”

莫寒从这个开头敏锐的意识到接下来将是大段大段的自我剖析和反思,于是拿起了桌子上的抽纸,闭眼准备再哭个小半小时的份,再给戴萌解释自己泪腺的问题。

结果直到戴萌自白到去年不该偷吃她宿舍的零食,莫女士都没能停下眼泪来给傻子解释自己的生理问题。

终于,戴萌再也想不到自己还做过什么错事后谨慎的开口:“莫莫,你不要哭了,我哪不对你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啊。”

莫寒心想自己终于有空间可以说话了,清了清嗓子哽咽着艰难开口:“不是你的错,都是我自己……的泪腺出了问题。”

结果话只说到一半,对面傻子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冲过来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不是的,莫莫你真的很好,是我不好…”

莫女士看着对面显然拿错了剧本的人,内心满是崩溃,然后在对面强迫性对视的压迫下,眼睁睁的目睹自己把隐形哭了出来。

这个瞬间,看着地上那片沾着泪的隐形,对话双方脑子里都只剩下一个词,完了。

评论(5)

热度(80)